去年的flag又没完成,今年如何立?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提出两个观点:

在这个跨年的时间节点许多人都市郑重地立下新年 flag计划满满地迎接新的一年。但与此同时许多人不行制止的遇到一个历史遗留问题 —— 你的上一个 flag 实现了吗?

做出一个计划容易可是根据既定方案实施却并非易事。年头立制定的新年计划(New Year\’s Resolutions)为什么没有到达很好的目的?

听说问题可能出在了表达上。

克日由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瑞典林雪平大学、英国伦敦大学的研究人员团结举行的一项研究发现新年计划的表达方式对于所制定计划的最终完成情况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研究人员表现调整你的计划说话摒弃 “我要戒掉、我要制止” 等消极词汇转而使用 “我要开始” 等努力表达可能会更有助于你乐成实现目的。

时光的年轮不停旋转2021 年的新年钟声已经敲响。

规模最大的 “新年计划” 相关研究

据观察在新年这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间起点上许多人都市凭据自己或大或小的目的制定新年计划。这并非只在中国盛行在美国、瑞典等国家新年计划同样很受接待。

一直以来努力实现小我私家愿望、到达小我私家目的都被认为是提升人类幸福感的重要方面。那么新年计划能不能达标同样会影响人们的幸福感。

在到场观察的历程中所有到场者被随机分为三组每小我私家在年底都制了自己的新年计划。

最新的这项研究招募了 1066 名到场者用时一年完成观察。研究人员表现这可能是迄今为止全球针对新年计划开展的一项规模最大、规模最全面的研究。

可是新年计划的设定对于目的实现的效果如何?哪些因素会对目的的实现发生努力的作用?针对这些问题的相关研究寥若晨星为数不多的几项研究仅局限于到场者人数、跟踪时间及频率、新年刻意种别等方面缺乏全方位的研究。

图 | 1062 名到场者的主要新年计划及其占比水平

通过数据分析发现最受接待的新年计划主要包罗身体康健、减肥、改变饮食习惯和小我私家发展等方面。

表达方式会影响乐成几率

三组研究工具在全年完成既定计划的历程中划分获得了差别水平的支持:完全没有支持、有一些支持、恒久支持且研究人员在每个月都市对到场者举行随访以定期掌握他们的完成情况。

斯德哥尔摩大学心理系教授 Per Carlbring 说:“研究发现给予到场者的支持并没有在多大水平上影响到他们在一年中能否坚持自己的计划。让我们惊讶的是新年计划的表达方式差别反而体现出影响作用。

相关研究以 “A large-scale experiment on New Year’s resolutions: Approach-oriented goals are more successful than avoidance-oriented goals” 为题于 12 月 9 日揭晓在美国科学杂志 PLOS ONE 上。

靠近目的(approach goal)指一小我私家在生活中试图养成一种新的习惯或引入一些新的计划;规避目的(avoidance goals)指一小我私家想要制止或戒除某些事情的计划。

研究发现制定 \”靠近目的\” 的到场者的乐成率最高而人们制定的 \”规避目的\” 却不太容易实现。

也就是说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计划养成看书的好习惯或许要比戒掉零食更容易实现?

可是要想乐成实现计划是不是只需要重新形貌你的计划那么简朴呢?

Carlbring 说:\”在许多情况下重新表述你的计划绝对可以奏效。例如如果你的目的是为了减肥而停止吃甜食你可以换成这样的说法:我天天要吃频频水果你很可能会更乐成实现目的。这样一来你会选择更康健的食物来取代甜食固然可能意味着你会减肥乐成也会坚持你的计划。\”

Carlbring 表现你无法抹去一种行为但你可以用其他工具来取代它。然而对于戒烟这种计划人们天天可能要面临 20 多次选择因此 “我要戒烟” 这样的计划可能不太适用这种方法。

该研究提倡应该进一步将新年计划作为一项重要研究挖掘影响行为的潜在有效计谋为提升 “立志者” 的幸福感提供更大资助。

看来新年 flag 不仅要有仪式感也要注重运用科学方法去实现。

标签:, , , ,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