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差路——周恩来吴国桢:从易捷金兰到离别

《世纪风范》授权中共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周恩来和南开的同学吴国桢刚刚和金兰结婚,但他们在政治方式的选择上是“不同的同学”。

成为结拜兄弟

1914年,11岁的吴国桢考上了天津南开中学,比周恩来低一级。周恩来是南开中学的积极分子,他经常在学校里做出惊人的举动。

1915年,南开中学的墙报上出现了一个以孟子的话为谜语的灯谜:“禽兽不在,用新名词。”学生们很困惑,被要求宣布答案。当没有人在场时,周恩来悄悄地张贴了答案。很快,所有的学生都知道新学期是“田径比赛”,学校顿时一片哗然。乍一看,这个灯谜很有意思,但仔细一想,有人觉得很牵强,有人觉得是骂人。尤其是那些参加田径赛事的学生,义愤填膺,联名要求学校查明处罚。上学难,周恩来主动站了出来,认出这个灯谜是他自己的,并道歉了。此举赢得了很多人的好感,但有些人很难平息自己的愤怒。周恩来一个接一个地去他们宿舍道歉。的哥哥吴是当时学校著名的田径运动健将。当周恩来前来道歉时,吴国桢碰巧在他哥哥的宿舍里玩耍,从此他们相遇了。

几天后,周恩来在路上遇到了吴国桢,两人热情互动。周恩来是个细心的人。当他记起那天他道歉的时候,吴国桢正在写东西并询问这件事。吴国桢回答说:“我正在写日记。”周恩来反复说:“太好了,太好了。”后来,周恩来经常借用吴国桢的日记,并把他的摘要编辑在自己的学生会杂志上。吴国桢在南开校园开始出名,他的写作能力大大提高。之后甚至被誉为“天下第一刀笔”。

周恩来与吴国桢交往期间,吴国桢的另一位同学李付景也经常与他们在一起,三人很快成为南开校园的“三剑客”。有一次,南开举办了一次演讲比赛,周恩来报名参加了。他还让吴国桢和李付景一起报名。吴和李当时没看讲稿,只好先看,只有一个人玩。吴国桢回忆道:“年轻的周恩来很帅,声音略尖。他一讲,就讲成一章,效果第五。”

有趣的是,在南开中学,周和吴只是在演讲方面做了一点实验,但他们后来都成了台湾的著名演说家。

三个人也对戏剧产生了兴趣,但是吴国桢上不了舞台,因为吴国桢从小就爱笑,笑的时候下不了台,即使想捏捏手,看到周恩来和李付景的样子也忍不住笑,所以上不了舞台。

有一次,张伯苓的弟弟张从美国学戏曲回来。他编了一部《一元钱》剧,女主角是周恩来。相反,两个朋友鼓励吴国桢扮演女主角。为了怕他笑,他还专门准备了补台。有一次吴国桢笑了,周恩来的女主角说:“姑娘,没事就笑吧。你还是要回家等我打你。你不用跟我走。”

周、吴和李经常来往。久而久之,他们都互相仰慕。提议三人结为同父异母兄弟,吴先答应了,回答了一会儿。

正如周恩来考虑选择一个庄严的仪式来宣誓一样,李付景说,只要情感是真实的,就没有必要宣誓。结拜的话,一定要老有所养,二哥三哥相配。这太暴露了,但也不好。

周恩来必须先和吴国桢宣誓。在此期间,周恩来去了吴国桢在北京的家,带他去照相馆拍照。当时,周恩来穿着一件薄长袍,吴国桢想这样穿,但吴国桢的母亲不同意,并强迫他穿校童子军制服。当时,周恩来正坐在一把长椅子上,而吴国桢站在椅子后面,手牵着手,面带微笑。情况很热烈。可惜这张照片是吴国桢在爵后丢失的,或者说是几十年后吴国桢的女婿与大陆相遇后才有人把他托付给吴国桢的。

民国人骂人不叫字,但各有一个“私字”。周恩来的名字是“翔宇”,吴国桢的名字是“知止”。这就成了他们以后的相互称谓。

标签:, , , ,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